打开APP

话题详情

婚后老公一直不碰我,一个月后我突然怀孕了……

小说君
02-28
我丈夫又出轨了。
我叫夏樱,今年三十二岁,职业是家庭主妇,从外公手里继承了一家珠宝定制店,结婚五年,没有孩子。
我的丈夫叫谢宗鸣,今年三十岁,职业是一家新兴IT公司的总经理,这是他办的第五家公司了,之前的四家全部都倒闭了,准确地说现在办的这家,也处于频临倒闭的状态。
他竟然能在这种状态下出轨,还出轨了三次,我实在是有点佩服他。
他第一次出轨的时候,我们结婚才不过一年,我年少无知,沉浸在每天给他洗衣做饭的小世界里,甚至像他妈妈一样为了让他吃掉他不爱吃的菜,变着花样给他做饭。
那天傍晚刚下过雨,本来在家里已经煮好饭的我决定再去超市买一个苦瓜,因为我发现他最近上火了,决定给他去去火。
可当我拎着菜走过停车场的时候却听到一阵熟悉的笑声,紧接着我就看到了我这辈子大概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幕。
我清清楚楚地看到谢宗明和一个女人手牵手钻进了车子里,紧接着就在车里拥吻起来,站在墙角看着这一切的我全身发冷,几乎要崩溃。
我死死咬着嘴唇,生怕自己会尖叫出声,过了几分钟,谢宗明和那个女人便开车走了。
我回到家里,整个人陷入了悲伤之中,我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可是电话都没有接通,我趴在餐桌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谢宗明回来了,他看起来精神很好,甚至还问我:“夏樱,你怎么了?”
“你昨天去哪里了?”我坐在餐桌前问他,我的心里还有希冀,我希望他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但是真相那么赤裸裸的摆在我眼前,我还能怎么欺骗自己。
“我昨天在公司加班来着,忘记跟你说了。”谢宗明说完,看了一眼餐桌上的菜。
说谎。我在心里说。
“你没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我抬眼问谢宗明,我盯着谢宗明的脸,期望他能给我一个答案。
“没有啊。”谢宗明上前来拥住我,他说话的声音很温柔:“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我伏在谢宗明肩膀上,眼泪无声地落了下来。
我还是要原谅他。
我依然贪恋着他给我的温暖。
这是我的丈夫谢宗明第一次出轨,在这之后谢宗明没有再晚归过,我也没有察觉出什么异常,我想他应该是和那个女人分手了,所以我相信他还是爱我的,他一定是爱我的。
当我发现他第二次出轨的时候,我才明白那时的我简直蠢得令人发指。
那天我办事路过谢宗明的公司,但我进去以后,他的同事却说谢宗明在办公室里忙,让我等一会儿,但是我从他们微妙的语气中知道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我甩开不断说着好话的他的同事,闯进了他的办公室,我看到一个女人坐在谢宗明的办公桌上,她衣衫不整,双腿张开,而谢宗明则趴伏在她的身上,口里还叫着爽不爽。
我彻底傻眼了,我从未想到自己竟然看到了这么恶心的场景,我转身就走,谢宗明提着裤子冲出来追我,然而这只让我觉得他脏。
“夏樱,你原谅我吧。”回到家后谢宗明跪在地上哭诉,好像在这件事中受委屈的是他,“是她勾引我的,要不是她我怎么能干出那种事来。”
我坐在沙发上不理他,其实我连眼睛都不敢闭上,因为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出现的就是谢宗明和那个女人的脸,现在就像是有人死死掐住我的咽喉,我整个人几乎无法呼吸。
“夏樱,我求你看看我,是我错了,是我不好!你打我吧!”谢宗明伸手在脸上打了一巴掌,只是这一巴掌太轻了,肉体的痛又怎么比得上我心里的痛。
“滚吧。”我轻轻开口,我不想再看到他了。
谢宗明听到我的话微微一愣,但很快就又哭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开了,谢宗明的母亲走了进来,她一巴掌打在谢宗明的脑袋上说:“你看你干的什么好事。”
我看着他母亲,不知道该说什么。
谢宗明的母亲轻轻打了她儿子一下就坐到了我身旁,她握着我的手温声说,“阿樱啊,妈知道你苦,你心里难受,可这就是做女人的命。”
我垂泪看着谢宗明的母亲,觉得她说的话很无耻。
“你看你和谢宗明在一起都这么多年了,也没有个儿子,谢宗明心里也难受啊。”谢宗明的母亲接着说,“只要有儿子,男人保证不往外跑,而且你看你现在也不打扮打扮,外面的野狐狸精那么多,男人看到肯定会心动。” 
我擦了擦眼泪,心道所以谢宗明出轨是因为我魅力不够?这种歪理邪说,让我满腔怒火。我想朝她吼,朝她骂,用世间最尖锐的语言去驳斥她,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难道是我还在留恋这个虚伪的男人吗?
“谢宗明,你过来。”谢宗明他妈叫了他一声,“你们也别吵了,小两口哪里有不吵架的啊。”
我盯着谢宗明看,他看我的眼神很真诚,真诚得好像我们初恋时那种清澈明朗。虽然我知道自己的心仿佛被撕碎,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忍心与他决裂。是因为我……爱他太深,中了他的毒吗?  
“谢宗明,你以后都不许再干傻事了,你要是再出去乱搞,我第一个不饶你!”谢宗明的母亲拉着我的手对谢宗明说,但是她说话的语气一点都不严厉,就像是哄孩子似的,紧接着谢宗明的母亲又转过头对我说,“阿樱啊,你也别和他生气,妈保证他再也不会做这种傻事了。”
我看了看谢宗明,又看了看谢宗明的母亲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原谅了他,我用尽全部心力,说服自己相信他能够改过自新。
但出轨这件事只有零次和无数次,是我错了,是我太天真。
谢宗明第三次出轨了。
当我在谢宗明的衬衣领上发现口红印的那一刻,我已经对他彻底绝望。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挽回的可能了。
离婚已经不能够抚平我心里的创伤了,我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能找到安慰,才能让自己活下去。
我要做一件我以前从来没想过的事。
我对着浴室镜子冷笑了一声,谢宗鸣,是你逼我走到这一步的。
我坐在梳妆台前,扯了扯性感的黑色睡裙领口,露出半个饱满的胸部,它们看起来非常有弹性——这让我很满意。我又喷上香水,给自己画好眉毛,涂好红唇……我要把自己装扮到极致!
因为我知道,一个成熟性感的女人,对今天我要勾引的那种年轻人来说,是致命的。
我已经选定了目标,他是谢宗鸣公司的送货员,叫周锦,每周三天都会送鲜花来。
“叮咚。”门铃响了。
我最后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宽松又随意的丝质睡裙,卷曲柔软的长发披散在肩膀,带了一条红宝石项链,吊坠刚刚好落在锁骨中间,赤红与瓷白相得益彰。
“来了。”我打开门,笑颜如花,“辛苦了,周锦,进来喝杯水吧。”
门口站着的男人身量很高,身材不错,透过上衣能看肌肉的线条,他长得也很不错,样貌清秀,看起来清清冷冷,正是我喜欢的类型。
“不了。”他脸上露出礼貌的微笑。
我把头发顺到耳朵后面,睡衣的肩带滑落下来,我注意到他的眼神落在我的胸部上,然后赶忙移开。
我笑着拉过他的手,把他拽进屋里:“我家不是最后一家吗?你也该休息一下。”
他的手触感微凉,捏在手里很舒服,我已经开始想象他抚摸我肌肤的感觉。大概是对于我大胆的举动有些意外吧?周锦脸上一红。
我按住他的肩膀强迫他坐在沙发上,然后笑着走进厨房。
开放式的厨房可以让我们清楚的看见彼此。
1/2汤匙的糖,3/4汤匙的柠檬汁,再加上苦艾酒,简单的鸡尾酒调好了,我俯身把它端到周锦跟前,假装自己不知道睡衣的领口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部。
“尝尝它吧。”我说。
“这是……”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微微皱眉,但是通红的脸还是出卖了他此刻的想法。
不多时他的呼吸就变得急促起来,面色也微微泛红。
“你猜这酒叫什么名字?”我站在他面前俯视他,冰凉的手指划过他越来越滚烫的脸颊。
“叫什么?”他的眼神变得迷蒙。
“欲望。”
周锦看着我,突然抓住我划过他脸的手,他的眼神带着侵略性,那是我已经在谢宗鸣脸上看不到的眼神。
我微笑,压低身子,纤细的手指拨开他衬衣的扣子,滑到他的胸前。此刻我们四目相对,呼吸纠缠。
虽然周锦的眼神之中写满欲望,但身体却仍然僵硬。仍然在挣扎吗?我心中暗笑。
我猛然托起他的后脑,重重的吻上他的唇,唇齿在抵死缠绵。
他微微一怔,不过,似乎很快荷尔蒙就讲他的理智彻底赶出了大脑。他的手抱住我的腰,一把将我端起来,让我跨坐在他身上。他的手很凉,当他抚摸遍我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时,那美妙的触感让我异常舒爽,隐藏在身体内,堆积了很久的渴望彻底被点燃。
他的嘴里还带着苦艾酒的茴香味道,让我也忍不住醉了。
他轻松的脱去了我的裙子,把我压倒在沙发上。
我抓着他的手向下,我并没有穿内裤。
我眯眼看着窗外渐沉的太阳落入黑暗,又紧紧抱住他的后背……
“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坐在沙发上问我,一做完他就穿上衣服了,他似乎对被我诱惑这件事非常苦恼。
我赤裸着身子拿一杯酒站在阳台上,转头笑着对他说:“我喜欢你的肉体。”
“你打算离婚吗?”他又问我,年轻的脸上写满认真。
“怎么会?”我笑得更深了,“总是和一个人上床也是会厌倦的啊。”
周锦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转头看阳台外面的天空:“男人总以为自己才有欲望,认为家里的黄脸婆不懂情趣,除了热爱家务和争吵外什么都不懂,其实被这些表象骗到的男人才是傻瓜呢。”
“所以呢?”周锦问我。
“你觉得和我在一起还不错吗?”我走到他身边问他,“如果你因为和我上床就想要和我结婚的话,那我会很困扰的。”
周锦用他清澈的眼睛看着我,接着便离开了,他步伐很快,更像是逃跑。
周锦走了之后,我清理了沙发,把裙子扔进洗衣机,打开冰箱开始准备晚饭,今天的晚饭是土豆炖牛肉,外加红烧肉,这是谢宗鸣偏爱的食物,总要给他一点奖励不是吗?
我到底是为什么变成这样的呢?我一边切着胡萝卜一边想。
大概是我第一次在他的衬衣领上发现口红印那一晚吧。
“咔嚓。”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西装革履的谢宗鸣,他看起来有点疲倦。
他是个还算清秀的男人,带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但这只是外表而已,内里他是一个粗暴的男人,浑身上下充满了戾气,就连在床事上也只顾自己享受。
“你回来了。”我擦了擦手转头对谢宗鸣微笑,“今天做你最爱吃的食物。”
“什么?”谢宗鸣的脸上带着虚假的微笑,他总是这样,在做错事之后对我格外亲切,他是否还以为我什么都没发现?
“土豆炖牛肉与红烧肉。”我接过谢宗鸣的西装外套。
“你真好。”他说。
他说完便抱着我,胡乱地吻在我脸上,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
你看,他总是这么自以为是。我看着天花板想。
刚刚和一个新鲜强壮的肉体结束的我,要如何对他这微微发福的身体产生性趣啊?
“快吃饭吧。”我轻轻推开他。
饭后,我去刷碗,他坐在客厅里玩手机,看他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一定是和那个女孩在聊天吧。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飞快地按掉了。
“你怎么不接?”我收拾好回来,坐在沙发上。
“公司的同事,没什么。”
电话在此刻又响了起来。
“你还是接了吧,万一有什么急事不就耽误了吗?”
谢宗鸣看了一眼我,又看了看手机,最终一咬牙,拿着电话去了外面。
“呵。”我冷笑一声,从床上起身站在走廊拐角处听他说话。
“我不是不让你在下班时间打电话?”我听到谢宗鸣说,“好了,我知道你委屈,你别哭了,明天给你买你喜欢的名牌包怎么样?乖啊。”
我听了两句话就回到沙发上继续看电视,电视上播着常见的婆媳关系电视剧,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谢宗鸣的电话在十分钟后结束了,他一脸讪笑着走过来,这是他做了亏心事以后的常用表情。
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月光透过半开的窗子照进来,给地面投下斑驳的影子,身侧的谢宗鸣早就睡了,轻轻的鼾声在房间响起。
可笑的是他就算是睡觉也把手机压在枕头底下,生怕我不知道他藏了什么。
此刻的我毫无睡意,我想起了周锦。
这是我结婚五年来第一次出轨,但我的心里却没有丝毫不适和愧疚,我非常自然地像平常一样生活,就连一点涟漪都没有泛起。
我闭上眼睛,开始想象周锦清澈沉默的眼睛,他手指落在我皮肤上的触感,还有他急促的呼吸和充满掠夺性的吻。
我感觉欲望在我的身体里燃烧,我想要他。
第二天吃完早饭。
“明天晚上公司有聚餐,庆祝开业一周年,你来不来?”
他一边穿西装一边试探性地问我。
“我去。”我说。
他吃了一惊,顿了顿才接话说,“这次你怎么想着去了?”
“嗯?”我抬起眼皮看他,似笑非笑地扫了他一眼。
“也好。”他就像是被我的眼神烫伤了似的说,“毕竟你也是老板娘。”
你看,男人心里有鬼的话就会主动为我找理由。
谢宗鸣上班去了,我把他昨天穿过的衬衣扔进洗衣机,不过在扔进去之前,我看到衣领处又有一个口红印,就像是示威一样。
“呵。”我冷笑一声把衬衣扔进洗衣机。
就在此时手机又响了一声,我拿起手机,短信又是之前那个不认识的号码发来的。
“黄脸婆,你老公说你下面松了,快点让位吧!”
“你根本配不上谢宗鸣,还不快点滚!”
“谢总都懒得上你,说你在床上就像个死人,连动都不会动!”
“不下蛋的母鸡。”
短信上血淋淋的表情符刺得我眼睛疼,我把手机摔在沙发上,觉得谢宗鸣品味实在是低,竟然找了这么个粗俗的小三。
窗外又有风吹来,温柔得就像是被谁抚摸一样,我想起周锦微凉的手。
我站在镜子前换上从来没有在谢宗鸣面前穿过的性感内衣,外面套了一件白衬衣,只系了两颗扣子。
“叮咚。”门铃又一次响起。
我立刻打开了门,我知道门外站着的是谁,我扑上去一把抱住来人,抬头吻上他的唇。
他的身体在一瞬间有些僵硬,不过他立刻反手揽住我的腰。
我用脚尖关上了门。
他把我扑倒在沙发上,动作克制又温柔,我却希望他粗暴一些。
我躺在沙发上扯起他的头发,翻身把他压在身下,脱掉身上的衬衣,那是谢宗鸣的。
我看到他黑眼睛里燃烧着欲望,我捧起他的脸重重地吻了下去。
我们做了三次,直到筋疲力尽地摊在沙发上,他苍白的脸泛着红晕,裸着上身把自己藏在抱枕里,他修长的指尖落在我的皮肤上,我很想和他再来一次。
我从抽屉里拿出香烟点上了一根,袅袅的烟气让我们彼此朦胧起来。
“叮!”手机又响了起来。
我拿起手机来看,依然是那个陌生的号码,只是这一次并不是恶毒的短信,而是几张照片。
是谢宗鸣的床照,各种姿势,表情十分陶醉。
照片女主角却把脸挡上了,想来是害怕我把她的照片给别人分享。
或许周锦察觉到我的表情不太对劲儿,他凑过来看我的手机。
这没有什么好遮掩的。
我把手机递给他,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只看了一眼就抱紧了我,他的吻杂乱地落在我的脸上。
“和他离婚吧。”他说,声音里带着试探。
我试图推开他,但他却把我抱得更紧,我咬住他的唇说:“我不会离婚的。”
“为什么?”他问我,黑色的眼睛里盛着脆弱。
我笑了一下双手环住他的后背:“大概是因为不甘心吧。”
周锦离开了。
窗外又是夕阳,胭脂色的阳光落在挂在客厅墙上的婚纱照上,照片上我与谢宗鸣深情相拥,只是他面向镜头的笑脸总是感觉有点委屈。
我不禁回忆起与他相恋时的事情,那时他便沉默寡言,我以为他只是不善言辞,这样的他让我感觉很稳重。
现在才知道他只是对我不善言辞,年少时我总是分不清敷衍和爱意。
直至今天,我才知道谢宗鸣竟然从来没真心实意地爱过我。
我不禁笑了一声。
平静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日子就像是白开水一般乏味,我为公司聚餐准备了一条浅黄色的长裙、白衬衣,外加一条淡绿色的针织衫,把微卷的长发扎在脑后,化了淡妆,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无趣的家庭主妇。
我拿起手机背上布包走出房子,我们约定在KTV汇合。
KTV离这里不远,公交车五站路,我下车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在门口我看到了谢宗鸣的车子。
一想到今天要见谢宗鸣的情人我的心就说不出来的平静。
不过,公司聚餐的话周锦也会来吧,我的心竟然在此刻砰砰跳了起来。
这衣服看着是不是太老气了。我开始检讨起自己。
我来到KTV包厢的门口,深吸一口气,摆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推开了房间门。
包厢里很昏暗,房间里的人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都叫道:“嫂子来了。”
我敏感地发现他们的眼神都带着怜悯。
我对他们点了点头。
“你来了。”谢宗鸣从沙发上起来迎接我,我扫了一眼刚才坐在谢宗鸣旁边的女孩。
她飞快地看了我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了。
“嗯。”我笑着说,“没打扰你们吧。”
“怎么会。”谢宗鸣拉着我坐下,他的手碰到我身体的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到一道目光,就像是责备。
我望过去正对上一双清澈的眼睛,那眼神很委屈,仿佛我背叛了他。
果然不该找离我太近的人当情人。
我一边这样想一边对他微微一笑。
他似乎被我的坦然惊到了,怔了一下然后扯了扯嘴角。
“嫂子来一个。”有人戏谑着说,同时把麦克风递给我。
此刻音响里响起熟悉的前奏,是《今天你要嫁给我》,曾经烂俗到每家店都在放的歌,不知是谁故意为我和谢宗鸣点了这首歌。
我把麦克风推给谢宗鸣:“你唱吧。”
这歌不适合我。
此刻旋律已经空响了半天,大家似乎都陷入了尴尬。
就在这时,一个甜美、但略微刺耳的女声响起。
啊,是刚才坐在谢宗鸣身边的女孩子。
我们都望着她,个人的表情都不同,我环视一周,发现这两个人的事情,在公司里也许人尽皆知了。
也对,按照这姑娘的性格,一定会这样。
“滕绾,你怎么唱上了?”有人挪揄她。
滕绾瞪了说话的人一眼:“怎么?这歌还不许人唱?”
包厢里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她这是明目张胆地向我示威。
不过,谢宗鸣又不是古代皇帝,我也不需要使尽手段争风吃醋。
“唱吧。”我望着谢宗鸣。
谢宗鸣表情尴尬,他看看我又看看滕绾,不知如何是好。
滕绾圆圆的眼睛瞪着他,最后他还是拿起了麦克风。
两个人在阴暗的包厢里对唱情歌,其他人表情各异,我感觉落在我身上的怜悯更多。
他们两个人唱得很陶醉,滕绾深情的看着谢宗鸣,视我为无物。
可惜这两个人都五音不全。我在心里笑了一声。
不过在此刻我也终于有时间打量滕绾。
她很年轻,并不算漂亮,大概只有十八九岁,穿着一件黑色连衣裙,头发是黄色的,脸上画着浓妆,她的眼神很凌厉,就是那种永远都不会吃亏,永远都要与人争的凌厉。
她的气质很廉价。
谢宗鸣啊,你的品味果然越来越低了。
我观察着滕绾,感觉到周锦的目光也落在我身上。
我偏头望他,他安静地坐在包厢角落,与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他的气质极为干净,像是被人养在城堡里的王子。
我突然觉得自己是否低估了这个男孩子。
谢宗鸣和滕绾终于唱完了,包厢里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
我又坐了一会儿,实在受不了滕绾每句话都带着刺,还有谢宗鸣战战兢兢生怕我发现的瑟缩模样。
“我去一下洗手间。”我站起来说。
我关上包厢门,把身后的喧嚣一起关上。
我一边洗手,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的脸确实太寡淡了。
等一下就回家吧。我想,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看看那女孩。
我走出洗手间手却一下被拉住了,下一秒就被带进一个黑暗的小隔间,这里面很窄,放着清洁用的推车和拖把,空气中弥漫着灰尘。
我被压在门上,男性的气息包围着我,他的呼吸急促而炽热。
我推了推他,小声说:“别在这里。”
可周锦却不理我,他掐住我的下巴吻了下来,冰凉的手粗暴地脱下了我的内衣。
我想要推开他,可身体却无力地瘫软在他身上,他怀抱着我,动作越来越激烈。
与之前我主动不同,这一次是他占据了主动权。
“快去打扫一下。”小隔间门外突然响起了一个男声,我一下子清醒过来。
“好的,经理。”一个女声紧跟着响起,“我这就去。”
她已经站在门外,马上就要开门了。
我试图推开周锦,想让他停下来。
“不要。”我小声说,“会被看到。”
但周锦的动作却越来越大,我死死咬住嘴唇,紧紧抱住周锦身体,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我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但除了紧张外,甚至还有点兴奋,我闭上眼睛迎合着他。
这种感觉我在谢宗鸣身上从来没有体验过。
我甚至有些沉醉在周锦的欲望之海里了,让我溺死在这里吧。
“咔嚓。”我听到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后面还有很多,

阅读无删减版,点这里
打开app,向医生问诊
6548
所有评论(0)

19 0/0
0金币评论(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