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话题详情

为什么下面越紧的女人,男人越是上瘾?

小说君
02-11
“一城,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


“她喝醉了,不会知道的。再说知道也没什么了,我爱的是你,等过阵子,我就和她分手。”


温晓揉着昏沉沉的脑袋睁开眼时,听见浴室传来男女暧昧的声音。一个激灵惊醒,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


今天晚上和一群朋友聚会,酒喝多了,堂姐温雨和男朋友江一城一块将自己扶回来的。此时她躺着的地方,正是自己的床。可浴室里的声音……


“一城,我也爱你。只是你现在名义上还是温晓的男朋友。”


“再等一个月,我在天华娱乐稳定了,就马上和她分手,跟你结婚。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你。”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和温晓在一起就是为了天华娱乐,她以为我会和她结婚,就乖乖听话将公司的股权全都转让给我。现在天华娱乐已经归我了,等找个合适的机会,我就和她提出分手。宝贝儿,我爱的,从来只有你。”


温晓缓缓闭上眼,手紧紧地握着,指甲几乎嵌入掌心里。她此时已经酒醒,确信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天华娱乐是爸爸给自己的,可她对掌管公司没兴趣。所以在江一城的甜言蜜语之下,接受他的提议将股权转让给了他。


她一直以为,他是她的命中注定。


温晓不敢出声,直到浴室里的两人拥吻着推开门往旁边的房间而去,恶心的柔情蜜语再也听不到时,她才又睁开了眼,木然地盯着天花板,潸然落泪。


为了跟江一城在一起,她甚至对爸爸以死相逼。爸爸不同意,她索性和江一城私奔了。


她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成为国际巨星。但江一城一句“我不喜欢戏子”,她便在两年前退隐,导致她现在只能仰望着舞台。


可是温雨也是一个戏子啊,还是当红小花旦!


温晓手抓着被褥,气恼已经让她眼底都浮现出了血丝。


“叮咚”。她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信息。


温晓看到信息内容时,惊得眼神瞬间定住:


“你好!我是慕裕沉。刚刚回国,听爷爷说你是我未婚妻,爷爷催婚,我们结婚吧。”


慕裕沉?她从没见过面的未婚夫?


温晓从来不清楚慕裕沉是什么身份。只知道他三年前出国了。


至于爸爸为何会坚持帮自己挑选这样一门婚事,据说……是因为十年前慕裕沉的爷爷救过爸爸。


男方才回国,估计还不知道她和江一城的事情。


只是……这个慕裕沉是被家里逼得太紧,才会突然给自己发这么一条消息?


如果是以前,温晓一定会拒绝。但此时,她想到爸爸,想到江一城,心底有了一股想要答应的冲动。


只是自己的情况……


温晓不喜欢欺骗人,便回了一条信息,简单叙述了一下三年来的经历和眼下不堪的现状。


最后附上一句:“你如果不在乎这一切的话,我可以和你结婚。”


很快那边就回复了。


“在哪儿?我不喜欢拖拉,带上身份证,我接你去民政局。”


民政局?去领证?


两小时后,温晓手中多了一本红色小本本。她捧着本本,坐在车里看着上面“结婚证”三个字,仍旧是恍惚的。


一天之内,她被劈腿,又和一个陌生男人结婚了。


“慕裕沉。”温晓侧头,视线撞上了驾驶座上男人探过来的俊颜。


浓黑的眉如两把利剑,充满男子气概;双眼如同墨玉,漆黑又朦胧,让人看不真切。


她素未谋面的未婚夫,竟有一副这么好的皮囊。


她原以为,爸爸执着于这桩婚事,主要原因是慕裕沉的爷爷在十年前救过爸爸,而非慕裕沉自身条件有多好。


十年前,爸爸只是一个小商人,慕家既然是十年前认识的,应该只是普通家庭吧。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爸爸一样,短短十年就从普通商人一跃登上富豪榜。


爸爸向来看重人品而非家庭背景,所以未婚夫先生一定人品过关。但这个男人身上似乎堆满了故事,周身散发出威严酷冷的气息。


“喂。”


“怎么了?”


“我们结婚的事情,能不能先不要公开?你已经了解我的情况了,现在我想重新回到娱乐圈,公布结婚不太好。另外……你介意我是个戏子吗?”


“无所谓。不公布也行,只是刚结婚不太合适分居。”


温晓脸红,“我会抽空搬家的。”


慕裕沉视线定格在她绯红的耳廓上,似笑非笑。


温晓的脸又红了一圈。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现在有房吗?”


搬家,前提是有房。普通家庭出身的青年一般还没买房,不过没关系,她名下还有一套房。


“在郊区,有点远,今天搬过去有些赶,明天吧。我今天会忙得有些晚,可以先住你那。”


“好。”他的家庭条件好像还可以。


下午,温晓让慕裕沉将自己送到京星艺校。


最近《五绝》剧组在京星艺校进行演员招募。《五绝》是目前已处在娱乐产业前列的百宁娱乐投资的大制作电视剧,导演章亦在业界也颇有名气。本来这样的大制作是根本不需要招募新人,但章亦导演放话出来:为了让观众不再“眼疲劳”,会尽量启用新面孔。


而且,这也是发掘有潜力新人的途径。


其实温晓不算新人,她童星出道,演戏十几年称得上是老戏骨。只是退隐两年,早已被大众遗忘。


抵达京星艺校时,慕裕沉接到一个电话,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处理,便没有陪同她进来。


温晓本就气质出众,鹅蛋脸,五官立体深邃,还有一双英气勃勃的眉。加之今天一身黑色劲装,引来不少人回头。


“这是哪位学姐?好酷!”


“为什么我觉得她有点眼熟?”


“她不会是想去试戏吧,听说《五绝》里有个角色叫冷媚,跟她的形象很配。”


“得了吧,冷媚可是《五绝》中最容易吸粉的女一号,早就内定了天华娱乐的温雨出演,哪轮得到新人。”


“就是。说是找新人,重要的角色绝对还是会用当红小花和小鲜肉的。”


果然已经没人记得她了。况且以前她从不炒作和参加任何综艺活动,演技虽好知名度却不高。


报了名,领了号码牌,来到试镜等候区等了一阵子。轮到温晓试戏时,她走进演出教室,立即引来了十二位试镜老师的注意。刚刚演完的学员们,也不由地投来了打量的目光。


温晓朝着面试老师问了声好,随即介绍:“我叫温晓,是来试镜冷媚这个角色的。”


“冷媚?”一名试镜老师脸色稍稍难看,“看过分发的剧本了吗?今日要试镜的角色叫柳翠翠。”


冷媚内定了温雨,自然不需要新人来试镜了。


其实对艺校学员来说,柳翠翠已经是一个千载难得的好机会了。她也是《五绝》女特工之一,只是这位翠翠妞儿算是五绝女特工中最土、学历也最低的一位,憨厚忠诚,容貌一般。五绝,指的是五位女特工不同的本事:冷媚身手之绝,云一梦解码之绝,金铃翻译之绝,貂语美色之绝,柳翠翠听力之绝。在其他四位的衬托下,柳翠翠自然不出色。


她鼓起勇气,又道:“我会演好冷媚。”


她摘下墨镜,成竹在胸的自信,像极了剧本里冷媚的处事风格。


“你……”十二名试镜老师中,有一名指着温晓,大惊:


“你是温晓?”


此时注意到她熟悉的容颜,好几名试镜老师和一些围观的学员们纷纷大震:没有看错!真的是温晓!销声匿迹两年,今日竟然来试镜?


“是。今后,我不会再放弃自己喜欢的事业。”


整个演出厅的人情绪高涨起来:昔日第一童星退隐两年后重归娱乐圈,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引来国民热搜?


当然,也有人不屑。


“一个过气的罢了,她以前演技虽好,却也没演过主演,更何况现在她退隐两年演技肯定下降了,竟然还妄想冷媚这个角色。”


“你们还记得两年前的事情吗?温晓当年被传出,因为嫉妒她堂姐温雨,雇人用车将温雨撞伤,那件事情当年在网上可火了,整整上了两周热搜。好在后来温雨说不怪她的堂妹,又加上温晓退隐,这事情才慢慢淡了。”


“两年前就雇人用车撞自己堂姐,现在又想截胡堂姐的角色。”


温晓神色不变,拳头却微微紧了紧。


两年前,在她还没有完全打算放弃演艺生涯的时候,堂姐温雨突然出了车祸。接着,不知是谁拍了两个混混的视频,视频里自己完全不认识的混混指认是自己雇了他们,用车撞伤温雨。


这件事让她声明狼藉,网上一片骂声,整整两个月不敢出门。


后来温雨伤好,发了条微博,说是自己毕竟是她堂妹,她愿意原谅。


温雨因为那件事吸了不少路人粉,国民评价她善良、心胸宽广;而温晓在那件事后完全听从了江一城的建议,下定决心退出了娱乐圈。


温晓不是傻子,只是以前她觉得自己反正退出了娱乐圈,懒得去查。今日却导致了她的名声难以挽回。


“温晓,你如果要试柳翠翠这个角色,现在就开始;如果不愿意演,麻烦让开,让下一个来。”一名试镜老师心想:不过一个过气了而且还臭名远扬的罢了,柳翠翠他都不想给她。


“冷媚的角色,让她试试。”


温晓转头,只见演出厅中多了一人。一身黑色西装,眼神干练,视线正闪亮的定格在自己身上。“温晓,好久不见,我们以前合作过,还记得吗?”


“章导。”温晓立即认出来人,“怎么会不记得,五岁的时候我出演章导的《娃娃》,章导还严肃教育过我呢。”


章亦,《五绝》的导演,也来到了现场。


以前温晓与他合作过,只是出演的只是一些不大不小的角色。


章导以前就十分看好她的演技,有意让她出演新戏的女主。只是两年前出了那件事,就没结果了。


“去试试吧,两年不见,演技要是退步了,你也回不来这个圈子了。”


章亦直接坐上了试镜老师的位置,十二名试镜老师纷纷朝他问好,心底不由得震惊起来:这冷媚的角色,上头的大老板早就内定了温雨,不可能换人的。


温晓道了声谢,放下墨镜走到舞台中央,满头卷发往后一扬,神色忽然变得冷厉,周身的气场强势而威严:


“一报还一报,汤烨,我早就说过,你欠我的,总有一日会还!”


女人优雅地抬手做了个拿枪指人的动作,似乎她眼前真的站着一个人——


一个让她曾经撕心裂肺过的男人。犀利而冷酷的眼神中,带着隐忍的痛楚与怨恨。唇角勾勒着的嗜冷笑意,带几分曼陀罗的气质,凄冷却美艳。


冷媚在说完这句话后,似乎听到了心爱人汤烨的恳求。他似乎在问:冷媚,你不是爱我吗?你舍得杀我吗?


冷媚却在此时毫不犹豫地开了枪。


枪是虚的,众人全全注意到了她开枪的动作。


那一刻,她的眼神无情、果决、坚定。却在一恍后,她面前的男人已经毙命时,眼底所有的坚定与狠辣,都在无声中化作了颗颗晶莹。


她颤抖着唇,蹲下做了个抱住尸体的动作,望着怀中死尸,声音发颤:“其实,我可以做到不恨。只是……国家大义面前,没有儿女私情。”


当她重新拿起枪站起身时,眼底的悲痛又在瞬间被强行敛去,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这片心碎之地。


温晓走下舞台时,发现四周无声,众人的视线纷纷落在自己身上。


温晓拿出纸巾将眼泪擦了去,看向导演,“章导。”


“啊?”


章亦这才回了神来,恍惚了好一阵子。实在是刚刚的一幕太过凄厉和撼动人心。


众人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就是天生的演员。无论温晓现在是什么处境,她的演技完全领先于现在的当红小花。


“演的很好,回去等通知吧。”章亦道。


章亦是个很注重质量的人,他将拍戏当成艺术,最在乎成品质量。温晓的表现已经让他决定让她出演冷媚了。只是制片人那儿……他还得去尽量争取一下。


温晓道过谢,看导演神情就知道他有难处,不免有些沮丧。娱乐圈不是有本事就能拿到好资源的。但也没办法,总之自己不会像以前一样什么都不争取了。


天空变得阴沉,似乎风雨即将大作。


温晓离开了京星艺校,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去。


车才开了一会儿,外面便下起了雨。温晓视线斜过车窗,映入眼帘的是外边灰沉沉一片。


温晓心头也有凉意侵入,默默盯着窗外雨丝许久,眼眶微红。


她认识江一城五年!更为了他三年之久没回家门看过爸爸一眼。痴心交付,为他丢了事业,丢了亲情,丢了心,换来的却是这样的处境。


温晓捧着手机,埋头好几次刷到爸爸的电话号码,终究还是没鼓起勇气拨过去。


爸爸!等我把丢掉的一切重新找回来,有脸见你时,再去负荆请罪。


拿着手机转了几转,温晓最终也只是用它来给她的新婚丈夫慕裕沉发了一条信息。


信息内容,是她的公寓住址。钥匙,她中午已经给了他一枚。


京都机场。


驾驶座上的慕裕沉恰好扫到温晓发送过来的公寓地址,眸光敛了敛,突然转过头看向了副驾驶座上的慕一念。


慕一念,他的妹妹,刚刚回国。他没陪温晓去试镜,就是为了来机场接她。


“哥,你看我刚刚回国,也没个住的地方,你就把你那套海景别墅送给我嘛。反正你已经退役回来接管森腾集团了,再买一栋离森腾集团总部更近的不是更好吗?哥……哎呀哥……”


慕一念鼓着美人酒窝,拖着自家哥的袖口,心底想着各种说服自家老哥的台词。


身为跨国龙头企业森腾集团的“小公主”,慕一念不可能没钱再买一栋别墅,只是她几年前就看上了自家哥哥住的那一栋,亭台水榭的布局她觉得更适合女孩子。只是哥哥一向念旧,一直没松过口。


然而慕裕沉突然脱口而出:“好。”


“啊?”慕一念顿时听错了似的头往后一缩,“你真答应啦?”


她一副“幸福来得太快”的表情,发现哥哥正在手机上按着,似乎在给人发信息。


慕裕沉的信息,是回给温晓的:


“试镜结果怎样?”


很快,他便收到了温晓的回信:


“应该选不上,听人说《五绝》的冷媚角色百宁娱乐已经内定了温雨。”


内定了?

后面还有很多,

阅读无删减版,点这里
打开app,查看医生专业解答
3745
收藏
所有评论(0)
    只看
  • 楼主
  • 医生
  • 自己
查看更多

0/0
0金币评论(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