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话题详情

老公的新式避孕法,好羞涩……

小说君
01-31
热,好热!
洛可人觉得十分燥热,身体里就像是有无数条小虫子在不停的蠕动,让她的全身都燥痒难耐。
她伸出手臂在黑暗中摸索着,终于摸索到了一个强健的臂弯。
顺着结实的肌肉往上,洛可人摸到了一个强劲有力,充满弹性的胸脯。
仿佛是得到了救赎一般,整个胸膛便贴了上去,在胸脯上面来回摩擦着。
封沉看着在自己胸口不停摩擦的裸女,脸上的冰冷却没有褪去几分,他本来约了陈总在这个房间里谈事情,却不想一进来就有一个裸女抱住了自己。
她的身体非常柔软,并十分的温热,女人特有的香气弥漫在封沉的周围,加上她柔软的胸脯此刻正紧紧的贴着他,就连一向不近女色的封沉此刻也觉得小腹处有暖流一阵一阵涌动。
“怎么回事?”封沉突然觉得有些心烦,用手不耐烦的扯开了领带和衬衫的纽扣,身下的裸女便一把褪去了他的衬衫,这下子两个人算是坦诚相见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个裸女的热情所感染,封沉觉得自己的体温也在不断的上升,甚至双颊也滚烫起来,这种热让他很不舒服,甚至有些晕眩。
而此刻的洛可人从下面慢慢的爬了上来,她柔弱无骨的身体紧贴着封沉的胸膛,就这样一点点的爬上来。
在寻找到了封沉嘴唇这个突破口之后,洛可人毫不犹豫的吻了上来。
一股子诱惑的香气一下子充满了封沉的口腔,让他有些情不自禁起来,双臂也自然而然的抱住了面前的裸女,这个女人虽然陌生,却给了他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封沉此刻意识已经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从被动变为主动,反攻而上,将裸女压在了床上。
“我,我要……”洛可人迷离着双眼,含糊不清的说道。
“你确定?”昏暗中,封沉看见了一双好看又迷茫的眼睛。
“嗯……”
不等洛可人说完,封沉便腰身一挺,耳边便只有洛可人的轻吟声了……
俩个人仿佛干柴烈火,久旱逢甘露,这一夜,女人不停的索要,男人不停的给予,到了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两个人才因为体力不支而睡去。
“叮铃铃……”洛可人是被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的,她睁开朦胧的眼睛,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呆住了。
自己在一个酒店的房间,而与自己同床的居然还有一个一丝不挂的裸男!
精雕细琢的眉眼,棱角分明的脸颊,硬挺的鼻翼和纤长细密的睫毛,洛可人发觉这是一个很是帅气的男人。
洛可人吓得不敢出声,连忙将还在响着的手机调至了静音,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是她男朋友沈鸿俊打来的。
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在这里?这个男人是谁?她与他……发生了关系?
洛可人大气不敢出,快速的看了一下自己,一丝不挂,身上到处都是吻痕和淤青,这一切和全身的酸痛在告诉她,昨天晚上这个房间里发生了激烈的一幕。
洛可人此刻连哭的心思都有了,她可是有男朋友的人,她一心一意想要跟沈鸿俊在一起,本想也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他的,没想到却给了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
洛可人强忍着泪水快速的穿上了衣服,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房间门刚刚关上,床上的男人便微微皱了皱眉,他是被关门声音惊醒的。
封沉从来没有晚起的习惯,今天也是因为昨晚太过劳累,他睁开眼睛看见旁边的床铺有些乱,脑子里立刻涌现出了昨晚的一些画面。
清澈的眼神,柔软的双唇,还有那滚烫的躯体和细腻的皮肤……封沉想到这里,身下的某处再次有了反应,这让他觉得有些惊讶。
因为封沉可是从来不会晨勃的人,尽管他的私人医生说他的身体完全没有问题。
封沉一眼便看见床单上面有一处刺目的樱红,这是那个女人留下的?
洛可人离开酒店之后,快速回到了谭城东区的香山别墅,回到了她的家,确切的说是她后母和两个妹妹的家。
刚一进门,就看见了后母站在门口笑容满面的迎接自己,脸上带着假惺惺的笑容。
“可人啊,昨晚怎么样?一切还顺利吗?”宋美珍却没有打算放过洛可人,急切的问道。
“昨晚?昨晚什么事?”洛可人有些疑惑,心中却隐约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陈老板啊,昨晚你不是去陪了陈老板吗?他怎么样啊?对你好不好啊?他今天有没有说跟咱们公司合作的事情!”宋美珍兴冲冲的问道,全然不顾洛可人的脸色变得难看。
“妈,你的意思昨晚是你给我下的药?”洛可人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宋美珍虽然是她的后母,但是自己一岁就来到了这个家庭,跟两个妹妹又有什么区别呢?
“女儿,别说的那么难听,妈只是帮你一把,要不你那么羞涩,是服侍不好陈老板的。”宋美珍却是一脸的得意。
“妈,我也是你的女儿,你居然给自己女儿下药,为了让我去服侍一个生意上的伙伴?”
“傻丫头,妈肯定不会将你往火坑里推的,这个陈老板啊可是一个富二代,家里有几百亿的身价呢,你要是被他看上了,或者不小心怀了她的孩子,你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宋美珍说着,还用手去搂洛可人,被洛可人躲开了。
“哎呀,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不知好歹,要不是妈这么帮你,你不还得嫁给那个穷酸的沈鸿俊!”
一听到沈鸿俊的名字,洛可人再也忍不住的泪流满面,“妈你知道我和鸿俊都要订婚了,你这样做,我还怎么和鸿俊在一起?”
“如果陈老板看上你了,你还跟那个穷鬼在一起做什么?就算陈老板没看上你,以你的出身和条件,嫁给那个沈鸿俊也绰绰有余,就他给的那点彩礼,也就配找个二手货,妈都觉得他赚到了好吗!”
看着宋美珍越说越过分,洛可人气得全身颤抖,哭着上了二楼,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宋美珍的声音依然在客厅里隐隐回荡,可人捂着耳朵,流着眼泪走进了浴室。
水,温热舒服。洛可人站在镜子前,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葱白的手臂捧起温暖的水,洒在布满青痕的胸前,宋可人的眼泪簌簌的落下来。
她闭上眼睛,努力的把身体全都浸泡在温水中。这样多少可以缓解下身的酸疼难受。初经人事,她真的觉的自己快要死了。
当一个人静静的躺在浴缸里,昨夜的点点提提犹如洪水猛兽,席卷而来。
那浓重的喘息,那猛烈的撞击,那厚重的警告,那霸道的索取!她猛地睁开眼睛,好像做了噩梦的小孩,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连脸色都有些变的苍白了。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可人,你快点把门打开,我和你说点事情。”
洛可人走到门口,打开门,戒备的问了一句:“妈,你还有事吗?时间不早了,我想休息。”
“这才几点就休息?今天晚点睡,等会妈带你去参加一个上流宴会,让你见见世面。”
洛可人经过昨夜的事情一点心情都没有,更何况把自己送给别的男人的还是自己的妈妈,她语调平平的回答道:“我不去,太累了,你带着小妹去吧。”
“不行!你今晚必须得跟着我去。”宋美珍一改之前的虚假温柔,抬臂看看表,正色道:“赶快去收拾收拾,八点的时候我来叫你。”
洛可人觉得这后妈欺人太甚,压抑太久的脾气也随之窜了上来,她睁圆了双眼瞪着横在眼前的后妈,大声道:“妈,闹够了没!我都说了我很累,我不想去,你干吗还这样……”
“哎呦呦,长本事了是不,洛可人你翅膀长硬了是不。我宋美珍也真是心大心宽,你爸当年倒插门进我们家做上门女婿,整日什么都不做就知道游手好闲,这么多年一分钱没挣下,倒是花出去不少钱!”
宋美珍也越说越生气,自己家没用的男人已经够让人头疼的,还带着一个一样没什么用的女儿。
“你爸不争气算了,做女儿的怎么能和他一样呢?我天天不仅要白养你们,还要想方设法拉拢外边那些老奸商,我一个女人这辈子容易吗!”一口气说完,宋美珍红着眼睛死死看着眼前的洛可人。
而洛可人本来一肚子的火顿时就被后妈的一番话彻底浇灭,连点火星都没余下。
她投降了,谁让自己和爸爸寄人篱下,无力感和无奈感就这样包围了整个洛可人。
她低头又抬头,点点头,答道:“妈,你别说了,我去就是了。”
豪华的轿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举办宴会的酒店门口。
宋美珍带着大女儿洛可人下车,一同下车的还有宋家的二女儿宋可可。
宋美珍仪态端庄,保养得很好,所以样貌形态和身边的两个女儿形似姐妹,自信和气场让酒店门口的接应人员恭敬谨慎。
洛可人的二妹宋可可虽和她是同父异母的孩子,但样子生的极好,长得很像后妈宋美珍,从车上下来一直到宴会会场,宋可可嚣张傲慢的眼神已经扫视了在场的所有人,嘴角还挂着似有似无的微笑。
而落后到最后进场的洛可人微耸着肩膀轻悄悄的走过,虽然五官精致,很漂亮,但极度的不自信让洛可人外貌和气场形成强烈的反差。也因此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宋美珍一进场就眺望着全场的各个角落,突然眼一亮,微笑着带着两个女儿端庄的走过去。
“可人,你等下就坐在那,听见没。”宋美珍小声地附在洛可人的耳边说着,顺便指着一个男人旁边的座位。
洛可人点点头,虽然心里极不情愿,但这么大的宴会,自己也绝不能丢人,不然又要被后妈骂。
一行三人来到刚才宋美珍所指的餐桌座位旁,对旁边的洛可人点了点头,随即喜笑颜开地弯弯腰对旁边的男人说道:“陈老板,您好您好!您今天真是气质非凡啊。”
“啊,是宋夫人啊,哟!还带了两位千金,漂亮!漂亮!快坐快坐。”陈老板闻声立马同样的恭敬的回应着宋美珍,并且将三人的座位一次拉开,绅士的请三位入座。
刚才接收到后妈暗示的洛可人礼貌的点头微笑后迅速坐在了陈老板的旁边。
这个人就是陈老板?可昨晚的男人不是陈老板啊,他是谁?
“陈老板!”宋美珍看看四周,上身微微向前倾,小声说道:“您看,昨天晚上……我都让我家大女儿陪您了,那么生意上的事?”
陈老板正准备张口回答宋美珍时,全场突然变得很嘈杂,他被这些声音所吸引,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大老板封沉入场了。他随即起身迎上去,面脸堆笑的问候这眼前这个男人。
封沉真可谓是世人眼中的高富帅,“霸道总裁”、“腹黑男”的名号从不缺,因为极致的容颜和有型的身材,再加上显赫的家世和职位,让不少女性为之痴迷。
可这个封沉,却总爱冷着脸,深邃的眼眸,冷峻的神情,也着实让很多商业界的人敬而远之。
而此时,这个男人不例外的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很多女性窃窃私语,用目光意淫着眼前的他。
洛可人和妹妹宋可可也注意到了这个男人。
洛可人一看到这个人,就被吓一跳,这是昨晚的那个人,这才是昨晚和自己发生关系的那个人啊!她的内心狂跳不已,生怕眼前的男人看到她,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很不好受。
而一旁的宋可可,俨然没了之前的高傲和自信,摆出一副花痴样,呆呆的望着封沉。对于她来说,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心动男生啊!
封沉身边的陈老板一脸恭维的他说:“封老板,昨晚怎么样啊?那小妮子还是个处呢!”说完不忘往洛可人这边瞥了一眼。
“那个女孩是谁?”封沉不动神色的问道。
“就是那边坐着的宋家的女儿。”陈老板拿手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餐桌,继续小声道:“最边上是宋家生意的管事人宋美珍,旁边是她的两个女儿,都挺漂亮的。”
封沉顺着陈老板的手指方向,看了一眼洛可人,刚好那边的洛可人也正望着封沉,两人的目光一瞬间对视,洛可人脸“唰”的一下红了,心快跳出喉咙了!
而封沉也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她,仿佛不认识她一样,随即收回了目光,看向别处。
封沉淡淡看一眼陈老板,轻着声问道:“你给我也下药了?”他早知道,自己原本对这些没有兴趣,偏偏昨天晚上会把持不住,而且今天早上又忍不住……肯定是这个陈老板耍了些小手段。
“封老板,我这还不是为了能让您美美的睡一夜吗。您平时工作压力那么大,也应该好好放松一下。”陈老板猥琐的一笑,以为眼前这个男人会和其他男人一样,遇色好办事。
封沉斜睨一眼陈老板,冷道:“这次的合作,免谈。”
陈老板想挽留封沉,结果对方对自己根本不理不睬,脸色也冷到极致,而且周围这么多赴宴的人都看着呢,他也就收敛收敛,悻悻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这个时候,一边坐着的宋美珍急切的又问一遍陈老板这次生意的事怎么样啊,她在这次的生意合作上可是下了不少血本,就连自己的大女儿也丢进去了!
陈老板扫兴的看看宋美珍,再看看一旁的洛可人,脸色不悦地说道:“这次的生意啊,没得谈。”
“什么!?陈老板,您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咱们做生意的人都讲究信义,这次的生意怎么说不谈就不谈了啊!”宋美珍听到陈老板的话后,像只公鸡一样突然炸了,站起身指着陈老板嚷嚷道。
“宋夫人,你先别激动嘛,你急什么?我怎么说话不算话?”陈老板整整衣领,小声说着,不想引起旁人的注意。
“我说陈老板你怎么能赖账!我都让我女儿昨晚陪你了!你也答应我……”宋美珍心一急不顾体面的喊了出来,在场的所有人基本都听到了她不经意间脱口而出的话,这句话就像一颗原子弹,瞬间爆炸,周围人开始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而宋美珍也意识到自己的说漏嘴了,便急忙闭口不言,尴尬的坐下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愤愤的盯着陈老板。
此时此刻,洛可人一听后妈不小心将自己被下药陪睡的事说了出来,顿时心里一紧,她偷偷瞟着周围正在议论此事的人,生怕有人再抖出那个陪睡的女的就是自己。她感觉自己坐立不安,无法再在这里做下去,真想现在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周围的人都看着宋美珍和旁边的两个女儿,都在猜测哪一个才是昨晚陪睡的女主,都兴致勃勃地边就餐便谈论。二女儿嫌弃的斜望一眼旁边坐着的大姐洛可人,“真是厉害呢!”低语一声,清清嗓子继续高傲的挺直身板坐着。
洛可人听到妹妹讥讽的话,本来就手足无措的她更加的尴尬难过,随即假装去卫生间,一溜烟钻出了宴会现场。这一切的一切都被坐在休息区的封沉看在眼里,他紧盯着落荒而逃的洛可人,神色依旧令人捉摸不透。
“呼……”洛可人借去卫生间一路跑到宴会外的天台上,外面清爽的空气扑面而来,洛可人深吸一口,顿觉全身都放松了,连刚才迷糊的大脑此时也清醒了不少,她靠着天台的栏杆上,仰头望着夜空,没几颗星星,却依旧令人舒服的不想再进那个宴会大厅去。
“你在这?”突然地质问让原本正在歇气的洛可人当场吓一跳,她立马转过身,却看到了之前在宴会上看到的那个男人——昨晚和自己发生关系的男人!
洛可人紧张的无法思考,完全忽略对面封沉的问题,扭头想走。
“我有那么可怕?”封沉冷冷的问着。
“我不认识你。”洛可人向走廊走去,压抑着尴尬和紧张的情绪淡淡道。却没发现一只手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强有力的手力迫使她只能停住脚步。
“昨晚和我在一起的女人是你吧。”封沉继续无视洛可人别扭的表情,继续问着。
洛可人挣脱未果后,急切道:“不是我,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放开我,我要走!”
封沉深邃的目光定定看着眼前这个女人,随即一改平常的冷脸,戏谑道:“你不承认,那吻过之后就知道了。”
说完,封沉低头靠近还没反应过来的洛可人的嘴唇,深深吻了下去。
男人的舌头趁机钻进女人的嘴里肆意掠夺,女人由反抗渐渐安静下来,垂着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抬起缓缓环抱着封沉,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热烈的回应着强吻自己的男人。
这种感觉奇妙又美好,像毒品一般深深吸引着封沉和洛可人,两人又像是回到了昨晚干柴烈火般的境地,堕入迷幻痴迷里不能自拔……

后面还有很多,

阅读无删减版,点这里
打开app,向医生问诊
12681
所有评论(0)
    只看
  • 楼主
  • 医生
  • 自己

25 0/0
0金币评论(1/5)